2018年11月,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由中小城市经济发展委员会、中小城市发展战略研究院等机构发布的“2018全国百强县排行榜”,江苏、浙江、山东等多个省份县域城市入榜。县域经济实力与人均消费能力的不断增长,无意将带动人民对医疗与养老服务的更高诉求,走出一二线城市,我国的县域养老产业市场化布局,是否还有未经发现的“新天地”?

 

医联体建设带动县域医疗的“中心式强化”:通过医联体让优质资源上下贯通,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,成为我国医改体系的重要内容。在医联体建设下,县域医疗共同体的建设成为主要组织模式,以县级医院为龙头,以乡镇卫生院为枢纽,以村卫生室为基础,到2020年,将县域就诊率提高到90%左右,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县,因此县级公立医院及强实力医疗机构的改革与强化,成为县域医疗体系改革的重点。

 

我国县域经济发展与老龄化的同步提升:纵观美国、日本等发达国家养老产业市场化脉络来看,人均GDP超过10000美元,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超过20%,为养老市场从初期向成熟期过度的转折点。深入分析2018年百强县的人均GDP和老龄化率,发现37%的县市均达到了养老产业市场化拐点标准,且其中多数县市在政策、千名老人养老床位数等方面,均接近或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。另外,在37%的县市中,以江苏、浙江、山东三省为最多,将成为县域养老市场崛起的首发地。

 

社会资本助力我国县域刚需机构型医养市场发育:再看我国县域医疗机构的投资与并购事件,从2014年开始,康美药业、恒康医疗、宜华健康、常宝股份、济民制药等大型企业多通过并购、投资、合作共建等方式切入县域医疗,以社会资本及能力输出等方式带动县级医疗体系的构建与实力强化。从2017年的县级医院竞争力100强评比中,山东、江苏、浙江三省的县级医疗机构占比同样在全国各省占据领先地位,其中入围的县市昆山、张家港、常熟等百强县市为首。

 

综上所述,随着我国县域医疗体系的改革,我国的养老产业市场除了一、二线城市外,以江苏、山东、浙江为首的我国百强县市,将成为养老产业市场化的另外一片新天地,刚需机构型医养结合将成为县域养老产业市场化的首发版块。

 

——和君集团健康养老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、和君咨询高级咨询师 杨围围